Thursday, July 30, 2009

Visual Feast Sharing 共享视觉盛宴—窥探卢伙生的内心艺术世界

文:曾艳 (摘自第58期 领袖人物杂志 All Asian Leaders Magazine)

他对艺术的执著与钟爱跃然于脸上。如果谈及对艺术的追求,他会用满腔热情与你分享他的一切。

绘画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与之生活水乳交融,他享受创作时那种纯粹的情感与冷静的思考构成的绝对状态。

你总能看到他笑容满脸,充满活力,人需要的正是一颗永远年轻的心,不被尘埃带走的快乐。
在教育事业上,卢伙生一直以守望者姿态,在需要的地方总会有他的身影。也许这正是我们华人所需要的无私奉献精神。


上帝赋予的才能

他是一个传统的华人,生于一个传统的华人家庭。

1950年,年仅5岁的卢伙生刚学会写字,其时他们一家生活在一个很小的乡村里,那里没有颜料,没有纸张,他只有一颗童真的心,对画画`的单纯的喜爱,一支炭笔以及赛面墙。毫无保留地热爱画画,那样彻底,那样绝对,那样简单,卢伙生的童年`就是在手握画笔涂满家里四面墙中度过的。

读中学时卢伙生还是继续利用空余时间画画,其时画的素材多是马来西亚乡村风景,他称之为“kampong 主题” (马来语,乡村的意思),一直以来只是凭着纯粹的直觉绘画,为自己编织了那个被洗涤的尘俗世界。也许一些艺术家的气质在卢伙生青年时期便表露出来。一直到1963年,18的卢伙生才正式进入南洋美专,真正开始接受正规的美术教育,其时确定了他的人生方向。虽然看似一切很理所当然,但其实在15岁时的卢伙生,成绩优异并获得去台湾念理科的奖学金。对于理科头脑优秀的他,家里人希望他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科学家,然而年纪轻轻的卢伙生为什么会毫不犹豫选择艺术创作这条路,卢伙生说:“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也许这正是上天赋予我的才能,我需要明白这一点。”对绘画的直率的热情让他没太多余地去思考,“只是我选择了自己的命运,仅此而已。”

拆分。重组

也许理性与感性的融合继而平衡又能衍生新的元素。卢伙生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但按一般来说艺术应该是感性性的,艺术家需要无边的灵感,需要漫游天际的思绪,需要细腻真挚的灵感,需要明锐入微的触觉。如何不让理性的思维支配感性,卢伙生的各个系列作品为我们诠释了不同的风格,不论是让人心情愉悦的绚烂之美,记录生活点滴的随笔,仰或抽象的手法表达民土风情,在卢伙生笔下的事物,都跃然纸上,给人以美好的视觉感受。他这样比喻理性与感性两者之间的关系,如果说理性强调的是节奏,速度,逻辑,而把这些因素放入他需要的感性范畴里面,便产生一种让人欢喜的奇妙结果,强烈,迅速的洞穿事物的能力,能让你通过观擦并摄入眼前的每个景象后在脑海快速形成无数的具象或抽象画面,所以灵感对卢伙生来说从来不是难题,那争有赖于他拥有一个理性思维带给他的活跃大脑。
















再言文学,绘画,书法,三者本是相息相关,卢伙生在这三者之间又能寻找崭新的出发点。

言及书法,行云流水,下笔犹如有灵,将之应用于绘画便是相得益彰,这点在卢伙生的作品中不难看出他的系列创作都有一气呵成之观感。人的视觉总会定晴在美丽的事物,卢伙生的作品绚丽多彩,鲜艳生动,从马来西亚的乡村主题画,到版画的人物形象创作,线条干净利落,但却不单调,不乏栩栩如生。

如果说书法是修身养性之举,那文学则是开发你的大脑之行,写作能开阔思维,勾勒的是一个漫无边际,无所不能的世界,在这世界里你可以任意驰骋,在仅属于自己的天地。文学自由之意境也成为卢伙生作品的一大特色,试想一个无限的领域,尽情挥笔,如歌如舞,迷离却真实,这便是卢伙生带给我们的艺术世界。

如斯真我

他懂得抽离自己,在每个方向去寻找自己,不断更新定位自己。

家永远是心灵的加油站。也许我们看电影里才华横溢的,致力于追求完美的艺术创作家生活总有些坎坷,然而我们走进卢伙生的内心世界,“财富”却已俨然在他心里扎了根,他说他的人生过得很富裕。

他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卢太太本身也是作画之人,卢伙生说虽然他们之间不会太多用言语来沟通关于作品,工作,但彼此默契都能明白对方心里所想。他们心里都因为有这个家而感到很踏实,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只要知道还有一个人与你有着共同目标,一起努力着,便足矣。平时在家卢伙生喜欢自己下厨,即便几道清淡小菜,能与太太共进,便已觉满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婚姻需要包容,体谅,忍耐,在如今的物质充斥的社会,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年过六旬的卢伙生,所言及太太时流露的是温文动人的笑容。
再从卢伙生的作品来观其人,骤眼看去似乎是一个年轻人所画,它色彩这样绚丽夺目,女性形象如此阿娜,风景那般引人入胜,但回望过往走过的足迹,他人生每个阶段的经历似乎又能让我们更好地解析他作品的阶段性。

在马来西亚的时候,他画画题材多为风景,为的是体现当地风土民情,这样标志著他那个阶段的生活,也是那个时代当地人民的生活,他把这一切用他的手法诠释在纸上,他与当地人民共同见证著每个平凡却真实的生活片段。

随后到了巴黎,刚开始的时候,卢伙生需要为生活奔波,但他却不曾迷惘,他计划他的艺术人生,每个阶段都计划好,那是对艺术的执著,不执著便不会有追求,更不会有收获。反之,对事对人则需要豁达,尽可能去帮助需要帮忙的人,钱财乃身外之物,够用就好。“我曾经被朋友骗过一笔钱财,但我觉得当时他骗我是应为他需要这笔钱,所以我觉得就当帮助一个朋友吧,从这个角度出发事情会简单很多。”也许这是这样的执著与豁达,卢伙生身边有很多值得深交的朋友,也正是这种态度,所以世界变得简单美好。

辗转于世界各地,用心成就每一件事情是卢伙生一大特点。“不断开阔自己的眼界,而且每天都会发现有新的东西等著你去学习,不要说创作没有灵感,不要为自己找寻各种各样的藉口,如果你做不到,只能说明你没用心。

用“鬼才”形容卢伙生一点不为过,也许有人天生就是被赋予了某种才能,能于身处境游刃有余,不仅仅是他的艺术带给观众的感动,仰或他的优秀的理科头脑。他曾经放下一切,毅然去考了个医生牌照,当时的工作就是帮当地居民看病,做义工。而不管他想到要做什么,总是以实际行动说明一切。如果你问这一切为什么?那答案只有一个,因为这就是卢伙生,一个热爱生活,忠于自我的卢伙生。

守望者之道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这句话用来形容卢伙生实在是贴切不过了。

有一些知名高校邀请卢伙生当教授,一位学者总是让人敬重的,应为他渊博的学识,辽阔的视野,丰富的阅历,而从这样一位学者身上,总是能获益良多。卢伙生认为如果一所高校认为他能给学校带来实际的价值,那他会很快跟校方谈好确定的教学方案,并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但是如果大家观点有分歧,也许他会先将这件事情搁置一下。卢伙生的目的就是希望教授自己多年来摸索积累起来的知识给年轻一代,诸如如何运用绘画过程中的各种技巧,如何表达预期的效果,如何对时间进行掌控,一副看似不复杂的版画实则过程极为复杂,需要掌握很多工序,这些都是卢伙生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摸索出来的,而于他的课堂他将倾出他历年研究成果与年轻一代分享。“我希望看到更多年轻人投身并热爱这行业,华人更需要展示自己艺术的立场,正是这样的想法让他一直不间断地以守望者姿态投身教育事业。


曾有这样一段小插曲,因为他毫无保留地在课堂内向学生解释自己的作画技巧,课后有个跟了他很多年的学生这样说:卢老师你这样会不会太不值了,把这么多技巧性的东西在课堂全讲出来。卢伙生其时只给了他这样一个简单的回答:现在需要的正是这些,过来一段时间,他的学生又来找他,并诚恳地道歉,“对不起卢老师,是我没理解,居然说了这样的话。”现在这位学生也发展了自己的一番事业,奔与世界各地的他还是抽空与卢伙生探讨最新的作品概念,可运用的新的作画手法。并为他的老师整理稿件,收集资料。师生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卢伙生为他的学生感到自豪,俗话说“一日为师,总身为父”,这样相惜相知的师生情缘可遇不可求,这也是卢伙生的人格魅力所在吧。

卢伙生,这样一个活得真真实实的人,他对艺术执著的追求,始终如一;豁达的人生观,为他赢得许多君子之交;对教育事业的贡献,感动了多少年轻人。他,卢伙生, 从理性到感性,言各个层面之道,识为学者之道,晓成事之道,谙做人之道。他就是卢伙生。